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年少時的愛慕

年少時的愛慕往往帶著壹種虛幻的夢到與美麗。林井河對暖的追求則多少含有虛榮的成分。在林井河的回憶中,暖的出現,都帶有強的明亮色彩。與電影中青灰黑白的小鎮背景形成了截然的反差。embroidery patch 有壹幕,是暖在台上巧笑倩兮的爲村中人表演,壹身的紅,襯得少女面容如灼灼明豔的桃花,美麗而鮮活。她澄澈的眼眸,流連過萬種柔情,舞動的姿儀,帶起了壹身風華。誠如林井河所說的;“暖是方圓十裏,又漂亮又能歌善舞的女孩。”林井河在台下看著,眼中寫滿了溫柔的愛慕,然而,這種愛慕無疑是淺薄的。葉芝詩雲;“當妳老了,頭白了,睡意昏沈, 爐火旁打盹,請取下這部詩歌……多少人愛妳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妳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只有壹個人愛妳那朝聖者的靈魂”林井河對暖的愛不足以如此深情,他對暖允下的無望承諾與啞巴在暖腿瘸了之後十年的不離不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若說啞巴對暖的愛像磐石壹般堅定而穩固,那麽林井河對暖的感情就好似他送給暖的紅絲巾壹般,虛浮而飄渺,看著如此美麗,卻觸手生寒。


從影片的壹開始,井河在橋上遇見暖遲疑而不敢相認便可看出,林井河的性格中壹直都藏著壹份怯懦。十年,他對暖的愛也早已淡化成了愧疚。當林井河衣錦還鄉歸來,面對暖時,他道出了自己的心聲;“我終于明白了這十年我爲什麽壹直不敢回來,我怕我見到暖,也更怕見不到她。”這洋的話,其實不過是懦弱的他給自己找的壹個借口罷了。十年,他依然沒有勇氣直面自己抛棄暖的事實。這麽多年,他其實有無數的機會回來找暖,但是,他沒有,他不斷的替自己找借口,用以平撫自己內心的不安與愧疚。于是他可以安然的留在城裏,結婚生子,拼搏仕途。二人的相遇,重新把他心中隱埋的愧疚翻出,良知深深的拷問著他的內心,曾經的壹去不返令他無地自容。于是,他只好又將承諾給與了暖的女兒;“等妳長大了,叔壹定帶妳去城裏讀書。”但誰知這洋看似堅定的承諾是否又換來壹個無望而幼稚等待。與連開口帶走暖都沒有勇氣說的林井河相比,啞巴讓他帶暖與女兒走的作爲,不禁讓人動容,也同時看清了這二人對暖的區別。其實,這並不能完全的責怪林井河,十年了,歲月到底如壹把無情的斧,斬斷了他曾經熱切的愛意與往昔的種種。縱然林井河的心中還有暖,可是歲月讓他肩負了太多的曾經沒有的東西,比如壹個已爲人父責任,更何況從林井河走出大山的那壹刻起,他的眼中早已不僅僅只有暖。他看到的,還有他的事業,社會地位,妻女......而對于啞巴而言,暖卻是他的全部,他數十年的愛慕,從遙遠的凝望,到後來的相儒以沫,十年,歲月悠遊,那份感情早已融入骨髓,成了他不可或缺的所有,那份感情,早已超越了愛情本身,這,都不是林井河能夠給與暖的。這洋看去,其實暖嫁予啞巴,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至少,她換來了壹生幸福安定。

回顧整部影片。發覺林井河對暖的愛多少是淺薄的。年少美麗的暖在林井河心中是壹個虛幻而美麗的夢。暖的眼睛隨著武生走的時候。林井河在暖的身後默默等待,可當秋千架出事後,二人的地位有了雲泥之別,加之林井河考上了大學。于是,他們漸行漸遠。記得暖出事後坐在父親的自行車後回家,是啞巴壹路跟隨著推車,記得暖壹個人背著高粱葉子在雨中行走時,是啞巴堅持要暖趴到他的背上......而林井河再見暖,卻被灰頭土臉形象的暖震驚的無以複加,頓時尴尬而窘迫。我不知道若當初什麽都沒有發生,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否會改寫,是否林井河會回來帶走暖,是否縱然十年光陰阻隔,他依然能夠實現他曾經的諾言?可世事往往十有八九不如人意,難成完美,經不起現實磨砺的愛也大多虛幻而易碎。歲月斬斷了愛情,世道變幻了人心,過往種種,似水無痕。縱然再見,也不過憑添壹份惆怅,徒留壹生遺憾罷了www.eco-bag.net/Servicesindex.aspx。《十八春》裏曼桢對世鈞說;“世鈞,我們再也回不去了。”短短八個字,道盡了多少無奈情愛的悲涼。那些曾經美麗而本質涼薄的感情,便是這洋無疾而終,散在時間的無涯裏,敗給了命運。
PR

コメント

現在、新しいコメントを受け付けない設定になっています。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