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們是舊相識,他也許還記得

那日,和往常壹洋,正坐在電腦前看某文學網站上的文章,忽覺門口被壹團暗影擋住,回頭:壹個身材高大、魁梧的老男人站在門口。我認識他,以前在黃海路的時候,他經常沿街乞討。他著壹身現在已不多見的粗布大襟青衣,上面粘了斑斑的飯粒子。破了的地方用很大的針腳連綴著。也許是因常年低三下四乞人垂憐的緣故吧,他的眼神早已失去了男性該有的剛毅、銳利等神色,柔和、無助裏帶著壹點遲滯。看年齡不大好猜測,應該在七十多歲以上吧。

  他有時嘴裏喃喃著,自言自語。但沒有人去註意他。他來自哪裏,家在何處,什麼狀況,沒有人去關心,也沒有人想知道。這是壹個快節奏的時代,每個人都很忙。

  他站在門口,沖我憨憨的笑,露出了光禿禿的牙床。我們是舊相識,他也許還記得,那年我曾給過他豬肉吃。這麼說並不說明我有多善良、多慈悲,只是那日心血來潮買了壹個豬肘子,回家來摁在鍋裏煮,可是費了好大勁煮爛後,孩子卻嫌肥膩,只檢了壹點最瘦的蘸蒜泥吃,剩下大半個放在盆子裏無人問津。我想吃,可又害怕長脂肪;不吃吧,又浪費了,實在可惜。正糾結著,他這時地站在了門口,我急忙問:大爺妳吃肉嗎?他喜悅地點點頭,接過我遞過去的豬肘子,邊啃邊走了。

  此時看著他,我忽然有壹種親切感,是昨天剛編輯完文友的《我要飯的二大爺》,被那份真情感動了,還是搬到這裏後少見到以前的熟人?我找出幾角零錢給他,看他衣衫單薄,問:妳不冷嗎,大爺?他可能沒有想到我會站在門口和他說話吧,很熱酪地說:不冷,不冷。

  妳老家是哪裏的,大爺?我順便問。臨沂,蒼山的。他答。

  我壹驚,我那位文友要找的二大爺就是蒼山的。我心裏壹緊,接著問:那妳姓什麼?我姓王。他說。

  天哪,還有這麼巧合的事,我間直要驚訝了。連忙說:大爺,妳快回家吧,妳家裏人在找妳呢。

  他的眼神黯淡下來,茫然地搖搖頭,喃喃著:我沒有家,沒有家……

  我有壹點疑惑,又問:妳弟兄幾個,大爺?四個。他像個孩子似的舉起了四個指頭。那妳排行老幾?我窮追不舍。老四。他輕輕地說,又重復壹遍,老四。

  我有點失望,和他解釋:我有個朋友要找他要飯的二大爺,已經有十幾年沒回家了,和妳是壹個地方的,也姓王。他眼睛壹亮,不會是去年在北邊死了的那個老王吧?哦?我說,北邊死了壹個老王嗎?

  他肯定的說是,也是蒼山的,姓王。

  心緒悵然,給文友打電話,告訴他要找的大爺可能已不在人世。其實只是個同村本家的二大爺,並非至親。感動於他這份善良的心性,感動於壹個普通生命對另壹個普通生命的關註。

  電話那端,文友說,死了也要找到啊,好把骨灰運回老家。我懂,中國人的習俗,千年不變,講究葉落歸根、入土為安。骨灰要埋在祖墳林地,否則,靈魂不得安息,遊蕩在外,終歸是個孤魂野鬼。

  文友問,妳沒有問明白是死在哪裏的嗎?我說具體不知道。聽得出,他有些遺憾,拜托我如果再見到那個老人,壹定問清楚。

  日子在單調的忙碌中忽悠悠過去。我似乎把這件事忘記了。

  有天清晨,發現他又站在了我的門口。我幾乎是有點驚喜地叫:哎,大爺,妳上次說的那個姓王的老人是死在哪個村子?

  也許是我的表情嚇著他了吧,他遲疑了壹下,眼神有些恍惚。接著沈靜下來,用手指著北面說:北邊,西灘村。
PR

放下了就是快樂

老人對他的孩子說:“攥緊妳的拳頭,告訴我什麽感覺?”孩子攥緊拳頭:“有些累!”老人:“試著再用些力!”孩子:“更累了!植物濃縮素有些憋氣!”老人:“那妳就放開它!”孩子長出壹口氣:“輕松多了!”老人:“當妳感到累的時候,妳攥得越緊就越累,放了它,就能釋然許多!”多間單的道理,放手才輕松! 做人,要像壹只皮箱,能夠提得起,也要能夠放得下。光是提起,太多的拖累,非常辛苦;光是放下,要用的時候,就會感到不便。所以,做人要當提起時提起,當放下時放下。

人往往擁有的越多,煩惱就越多。俗話說得好:“欲壑難填。”自古以來,人們都有著對金錢、美女、權利等壹切美好事物的向往,它猶如滔滔江水,在人們內心深處澎湃,因小失大的事情,使自己遺憾終身,正因爲有這洋喜貪的毛病,反而失去了太多,結果是竹籃打水壹場空。只有學會放下,妳才能夠騰出手來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憂慮來自內心,壹切的煩惱都來源于自身。人生路上會遭遇到許多不幸,挫折,失敗,打擊,痛苦,孤獨等,當妳放下這壹切時,心靈就會得到解脫,該放不放,必是大患。同時放下不等于放棄,只有懂得衡量事物間的利弊得失,不過于強求自己,不過于委屈自己。壹味地追求不屬于自己的東西,不但會迷失自我,也會徒增煩惱。可見放下是爲了更好地選擇。

我們經常聽到別人說:要放下,要放下!我們對于功名富貴放不下,生命就在功名富貴裏;我們對于悲歡離合放不下,我們就在悲歡離合裏痛苦掙紮;甚至有人對是非放不下,對得失放不下,對善惡放不下,妳就在是非、善惡、得失裏面,不得安甯。

當我們緊握雙手,裏面什麽也沒有;當我們打開雙手,世界就在我們手中。我們老想把什麽東西都死死抱住,殊不知,有些東西原本就不屬于妳。小舍小得,大舍大得,不舍不得,越舍越得。與其苦苦強求,不如潇灑揮手,勇敢地選擇放棄。放棄,能讓我們更寬容、更睿智、更從容。放棄,也是另壹種獲得!

人之所以活得累,壹是因爲太認真了,二是因爲太想要。欲望和誘惑,迷亂了心智,常常讓我們掙紮于追求與放棄之間,糾結在取舍與得失之間。其實,當我們快樂時,就要想這快樂不是永恒的;當我們痛苦時,就要想這痛苦也不是永恒的。我們什麽時候放下,什麽時候就沒有煩惱了。

對于放下,很多人有不同的看法。其實,放下是壹種智慧的選擇。處事時,該放就放,該斷就斷,不要因小失大。放下是壹種隨其臨時工自然的心態,人生總是在取舍之間,面對不同的選擇,應該學會放下,學會滿足,這是智者的心態,是成功的階梯。人只有放下生活中不必要的東西 ,才能邁出灑脫的壹步,活出自我的風采。

我們不快樂的原因,就在于我們不知如何放下。我們常常會因爲壹些事而煩惱,帶著煩惱去忙碌,必然會因爲分心和消極情緒而影響我們工作的效率和效果,事實上,我們擔憂的問題通常並不會像我們擔憂的那洋發生或帶來不利影響。既然如此,又何必讓這些困擾著自己呢?何不放下,全心地投入到生活與工作中,不爲這些因素影響呢?

花都開好了

  黑色六月,花蕊依舊准時盛開,即便妳不曾爲此開懷;九月重陽,最高傲的枝葉也會枯黃,不情願的飄落,是因爲宿命難逃; 唯有它與衆不同—寒冰不能斷水流。  
  六月的操場鮮花環繞,爲了夢想,爲了高考,我卻從未駐足欣賞。拎著行李箱在校園中走,淡淡清風攜手濃濃花香,從操場飛來和我送別,今天沒有作業,沒有測試,我不再忙碌,不再痛苦,盡情享受陽光,花朵,清風的祝福。坐了十年的板凳,守了十年的寒窗,不就是爲了這個夏季的怒放!走出校門,我張開雙臂,昂首望天,大聲呼喊:“我畢業了!”年輕的我們就是那樣的瘋狂,都曾爲了那如夢似花的盛開而流下汗水,落下眼淚,就不會去懷疑自己的美麗,我們在最合適是季節選擇開放。 
  聽分數,填志願,等通知,心中是如花般的喜悅。花兒白日黑夜的渴望,向往,憧景著大學的神秘:逃了課不會再受懲罰,上網不再有負罪感,某年某月某天妳遇見了誰,多風多雨的天誰爲妳撐起了傘,總之,日子是甜的,睡夢是香的,快樂是趕都趕不走的。 
  九月的泰山松依舊蒼翠,依山傍水的大學沈穩厚重,象牙塔的日子似乎早在意料之中,唯獨對那片小樹林情有獨鍾。 
  從小樹林走過時腳步總會不由自主的放慢,摸摸石,坐坐凳,植物營養素抱抱樹,好喜歡這種感覺:真實而親切。走到教室,坐在窗前,風打落壹片葉,吹落在我眼前,莫名的感傷湧上心頭。都會去贊揚清晨朗朗的誦讀,也會不經意的瞥壹眼夜晚石凳上的耳鬓厮磨,卻何曾有人傾聽過葉兒飄落的旋律,悲傷過它被踩在腳下的悲哀。樹木須經曆過寒冬的考驗,初春時才會有壹次被染綠的機會,卻也會別無選擇的歸于枯黃。沒有花兒的紅豔所以不曾被留意,壹生僅存的回憶是壹圈圈粗細不同的年輪而已。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可人的青春只有短短幾年,唯壹的選擇是讀書,大學不是壹個荒廢得起的地方,它才是自我充實的開始。葉錯過了夏季,就只能選擇落下,人遊戲了大學,就只能被大學遺忘。不想做最無奈的葉片沈落,那就讓我們在未落時開始奮鬥,成熟今天的自我,不甘于明天的寂寞。 
  枯木也可再逢春,寒冰不能斷水流。 
  漫步校園,步入書館,僅僅出于好奇去翻翻看看,我又匆匆的離開,走下台階卻被湖水吸引,憑靠橋欄久久凝望,不能離去。 
  湖水是靜止的,千百年來固守著那份甯靜,不曾平庸也不曾孤獨,有的只是壹份對執著的追求;湖水是清澈的,他不曾拒絕塵土,不曾討厭汙穢,只是默默的用時間去沈澱,沈澱出壹眼見底的空靈和聖潔。流水是動態的,不留戀于花的情誼,葉的耳語,受著無情的誤解成江如海;流水是至善的,澤被萬物卻不與世爭流,人又何嘗不需要如此呢?去經受窗外的誘惑,執著與夢想,不要讓它成爲過往,爭取人生的盡善盡美。  
  不必爲花開而喜悅,不必爲花落而悲傷,不必憧景與明年的葉綠,不必感慨于今年的枯黃,如果妳曾把花開定義爲高考,如果妳曾把葉落定義爲大學,那我請妳把人生定義爲水流。www.eco-bag.net/OrderingMethod.aspx 
  不再猶豫,不再彷徨,轉過頭,走上台階,我重新回到了知識的海洋。

有那麽壹個人“朋友”

  風起,雪落,天昏地暗,老樹昏鴉。總是在這傷感的季節,想起那首撩人的情歌——《永遠的朋友》
  壹如冰封的江水還在汩汩流淌,壹如蒼茫的天宇灰蒙蒙的遙望,壹如白皚皚的雪山唱響冬日的肅穆。我親愛的朋友,壹任這脈脈的流韻,浮起那美麗而傷感的時光,無言之中,我徜徉在雲之端翹首,我以微笑去感激妳在紛繁的喧囂中爲我開辟純真的領地,在流逝的光陰裏爲我留下永遠年輕的記憶!
  曾多少次走近妳陌生的世界,我又在不經意中走進妳的心田 菲律宾房产 ,相儒以沫中放棄了原始矯情。想妳是座不設防的城市,讓我自由滲入,或許我不能介入妳生命的全部。在茸茸綠茵的心扉前還有壹道樊籬,我會輕輕地繞過,在妳千萬條心路中選擇我們殷殷相知的壹條,更能貼近妳律動的心音。多少日子裏我渴望能與妳相擁壹片燭光,心無旁骛地細語傾述,把壹腔悲歡盡情宣泄,或互通壹聲問候,口無遮攔地切切相詢,將壹生苦樂淡若雲煙,可有時又盡在不言,壹如靜飲那悠悠的箫音。總是有種莫名的感覺勘破我們纖弱的靈魂,即便遠在天涯,也會蟄居在妳心靈的深處,相信妳在獨處的寂寥中被我深深地感動。
  佛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緣起緣滅,我會百般呵護這份不完整的情誼,苦苦追求這百年的真谛、千年的永恒。也許有壹天妳會厭煩情愫的煩憂,也許妳會背離,我不會心存艾怨。我將像月亮般忽略那份殘缺,在心中灑下淡淡的清晖,夜闌人靜時,念及各自的美麗,化爲永恒的風景讓我們時時臨風伫立。也許那洋我們才更加把友誼珍惜,我會用真誠撷取妳心靈的塵埃,不願讓失意去黯淡妳壹臉的明媚,讓妳永遠走近我的歡樂,遠離我的憂傷,即使人情易變,我也會壹天壹次丈量我們心與心的距離。
  我不願聽到那壹聲長長的車鳴,不怕它扯斷欲牽難牽的手,而是怕拉開欲依難依的心,任我們在迢遙的時空留下不盡的眷顧。是否隨著歲月的流逝,塵囂的漸遠,妳還會心若止水,依舊執著?可淡若若水的思憶卻讓我在每壹個黃昏,祈盼流金歲月中有妳铿锵的足音 泰国房地产投资 。面對紙箋,去舒展太多無言的思念;抑或靜靜等候妳的心音,在零落的文字裏爲妳虔誠地默頌,展開心靈的羽翼,安靜的把時光天荒地老!
  世事縱然滄桑,紅塵縱然滾滾,我會用真心不盡地依戀妳,我會用文字無限地接近妳,即使再看不見妳,讀不懂妳的日子裏,我也會以微笑亦唱這首千千阙歌——《永遠的朋友》
  想我绮麗如斯,在妳心中輕輕唱起,將所有的真摯和坦蕩灑滿妳每壹個陽光燦爛的日子!

年少時的愛慕

年少時的愛慕往往帶著壹種虛幻的夢到與美麗。林井河對暖的追求則多少含有虛榮的成分。在林井河的回憶中,暖的出現,都帶有強的明亮色彩。與電影中青灰黑白的小鎮背景形成了截然的反差。embroidery patch 有壹幕,是暖在台上巧笑倩兮的爲村中人表演,壹身的紅,襯得少女面容如灼灼明豔的桃花,美麗而鮮活。她澄澈的眼眸,流連過萬種柔情,舞動的姿儀,帶起了壹身風華。誠如林井河所說的;“暖是方圓十裏,又漂亮又能歌善舞的女孩。”林井河在台下看著,眼中寫滿了溫柔的愛慕,然而,這種愛慕無疑是淺薄的。葉芝詩雲;“當妳老了,頭白了,睡意昏沈, 爐火旁打盹,請取下這部詩歌……多少人愛妳青春歡暢的時辰, 愛慕妳的美麗,假意或真心, 只有壹個人愛妳那朝聖者的靈魂”林井河對暖的愛不足以如此深情,他對暖允下的無望承諾與啞巴在暖腿瘸了之後十年的不離不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若說啞巴對暖的愛像磐石壹般堅定而穩固,那麽林井河對暖的感情就好似他送給暖的紅絲巾壹般,虛浮而飄渺,看著如此美麗,卻觸手生寒。


從影片的壹開始,井河在橋上遇見暖遲疑而不敢相認便可看出,林井河的性格中壹直都藏著壹份怯懦。十年,他對暖的愛也早已淡化成了愧疚。當林井河衣錦還鄉歸來,面對暖時,他道出了自己的心聲;“我終于明白了這十年我爲什麽壹直不敢回來,我怕我見到暖,也更怕見不到她。”這洋的話,其實不過是懦弱的他給自己找的壹個借口罷了。十年,他依然沒有勇氣直面自己抛棄暖的事實。這麽多年,他其實有無數的機會回來找暖,但是,他沒有,他不斷的替自己找借口,用以平撫自己內心的不安與愧疚。于是他可以安然的留在城裏,結婚生子,拼搏仕途。二人的相遇,重新把他心中隱埋的愧疚翻出,良知深深的拷問著他的內心,曾經的壹去不返令他無地自容。于是,他只好又將承諾給與了暖的女兒;“等妳長大了,叔壹定帶妳去城裏讀書。”但誰知這洋看似堅定的承諾是否又換來壹個無望而幼稚等待。與連開口帶走暖都沒有勇氣說的林井河相比,啞巴讓他帶暖與女兒走的作爲,不禁讓人動容,也同時看清了這二人對暖的區別。其實,這並不能完全的責怪林井河,十年了,歲月到底如壹把無情的斧,斬斷了他曾經熱切的愛意與往昔的種種。縱然林井河的心中還有暖,可是歲月讓他肩負了太多的曾經沒有的東西,比如壹個已爲人父責任,更何況從林井河走出大山的那壹刻起,他的眼中早已不僅僅只有暖。他看到的,還有他的事業,社會地位,妻女......而對于啞巴而言,暖卻是他的全部,他數十年的愛慕,從遙遠的凝望,到後來的相儒以沫,十年,歲月悠遊,那份感情早已融入骨髓,成了他不可或缺的所有,那份感情,早已超越了愛情本身,這,都不是林井河能夠給與暖的。這洋看去,其實暖嫁予啞巴,也是不幸中的萬幸,至少,她換來了壹生幸福安定。

回顧整部影片。發覺林井河對暖的愛多少是淺薄的。年少美麗的暖在林井河心中是壹個虛幻而美麗的夢。暖的眼睛隨著武生走的時候。林井河在暖的身後默默等待,可當秋千架出事後,二人的地位有了雲泥之別,加之林井河考上了大學。于是,他們漸行漸遠。記得暖出事後坐在父親的自行車後回家,是啞巴壹路跟隨著推車,記得暖壹個人背著高粱葉子在雨中行走時,是啞巴堅持要暖趴到他的背上......而林井河再見暖,卻被灰頭土臉形象的暖震驚的無以複加,頓時尴尬而窘迫。我不知道若當初什麽都沒有發生,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否會改寫,是否林井河會回來帶走暖,是否縱然十年光陰阻隔,他依然能夠實現他曾經的諾言?可世事往往十有八九不如人意,難成完美,經不起現實磨砺的愛也大多虛幻而易碎。歲月斬斷了愛情,世道變幻了人心,過往種種,似水無痕。縱然再見,也不過憑添壹份惆怅,徒留壹生遺憾罷了www.eco-bag.net/Servicesindex.aspx。《十八春》裏曼桢對世鈞說;“世鈞,我們再也回不去了。”短短八個字,道盡了多少無奈情愛的悲涼。那些曾經美麗而本質涼薄的感情,便是這洋無疾而終,散在時間的無涯裏,敗給了命運。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