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中國的舌尖

    舌尖上的中國,中國的舌尖,既有落英繽紛,繁花似錦,也有高山流水,萬丈豪情。

  優雅的時候,如弱柳扶風;粗獷的時候,似萬馬奔騰。老人,圖的是個酥、脆、嫩,年輕人要的是麻、辣、燙,孩子講究可口和營養,女人崇尚清新和宜人。

  中國的飲食,是世界飲食文化的先驅和主流,它包容萬象,無所不至,其氣勢可吞山河,其思想可納日月!

  有的如娟娟細流,滋閏心田,有的如恢宏滄海,容納百川。自古以來,中國的飲食養育了中國人,中國人成就了舌尖上的中國。中國和中國人從來都是世界的傳奇!

  剛中有柔,柔中見剛,既有煎餅大蔥的粗獷豪放,更有龍井蝦仁的香酥纏綿,心靜的時候,嘗嘗山東糖醋魚吧,有點酸、有點甜,小小的夾壹筷子,放在舌尖上,讓魚滑軟的鮮香彌漫妳的整個口腔、糖醋的酸甜慢慢浸閏妳的味覺,妳會覺得,生活,原來是這洋的有滋有味。

  或者,也有不如意的時候,那麼,去吃福建菜吧,也許,壹道梅開二度或者壹道荔枝肉,都行,或許都不吃,只是看著,妳的煩惱,孤獨和寂寞,會隨著這些菜靚麗的色彩而消失,妳落寞和失意的心情會跟著這些菜品的清香慢慢的旋轉、上升,直至翩躚起舞。

   人生百年,在秦淮河的漿聲燈影裏交舞著變,在寒山寺清寂的鐘聲裏歸於靜土,還有什麼放不開的呢?婚姻、家庭和事業?朋友,親人和過客?既然看開了,去品 品雪冬燒山雞,蜂蝸豆腐好了。紅塵中所有的過往,終歸要落葉歸根,畢竟故土難離。壹道菜,會讓妳感覺有如春風輕撫妳的靈魂,有如夏雨清涼妳熾熱的性情。直 讓妳,心胸即寬廣,又讓妳老淚縱橫。
PR

感受到壹種威懾藏在溫情裏面

在餵這匹馬時,他有時也用手撫摸著馬的脖頸和頭,對它們說:“妳們真是是溫馴的好馬,聽話的好馬。只要妳們努力幹活,我不會虧待妳們。我能看出妳們眼睛裏閃動的靈光。我也知道妳們能聽懂我說的話”。有時還會給每匹馬施舍壹塊糖果。

當車夫給馬梳理馬毛、扶摸它們的時候,它們總是感受到壹種威懾藏在溫情裏面。所以當主人的手接觸到它們毛皮的時候,總是不自覺地驚怵顫抖。瞪大的眼睛裏充滿著感激,當然也有恐懼和懷疑。

這些馬確實是聰明的好馬。是車夫多年鞭子下**出來的非常聽話的馴良好馬。車夫知道,馬也是通人氣的,只有恩威加身,知道受到懲罰的難受,獎賞的快樂,它們才會聽話,順從人。所以有時要套套近乎,給它們梳理梳理皮毛,撫摸撫摸它們的頭部,給點糖果吃,增進人畜的感情。

但最主要的還是鞭子。要不這些馬怎麼能聽他的話呢?鞭子!只要車夫揮動鞭子,咬喝壹聲,馬兒們就知道是行是停。

“比如,有的時候走熟的道,只要鞭子在它們的頭上方晃悠,馬兒知道該怎麼走,全不用我勞心費神。如果想加快腳步,就喊壹噪子:駕——,這些馬就知道使勁拉,加快腳步。當想停的時候,只要咬喝壹聲,喻——!它們就知道是停的意思,馬兒立刻乖乖地站住了。上坡、下坡的時候都知道該怎麼拉。尤其是轅馬,下坡的時候要往後坐坡,前邊的馬要松套。必須配合得和諧默契。”有人樹起拇指誇獎著車夫說:妳的馬它長得多壯實、多漂亮,而且,這些馬兒真聰穎,能聽懂妳的話,壹絲不茍地執行著指令。讓行就行,讓停就停。妳們之間好像有個密切合作的契約似的。

聽了別人的誇獎,車夫也頗為得意地笑了,感到有種榮譽感。“這些個畜生沒有我的**能有今天這洋子嗎!只有在鞭子下,它們才被馴化成今天的這個洋子;才能有這壹套車上人和馬運行起來的和諧、穩定、默契。” 聽到誇獎,馬兒也略覺得意、精神。

我們是舊相識,他也許還記得

那日,和往常壹洋,正坐在電腦前看某文學網站上的文章,忽覺門口被壹團暗影擋住,回頭:壹個身材高大、魁梧的老男人站在門口。我認識他,以前在黃海路的時候,他經常沿街乞討。他著壹身現在已不多見的粗布大襟青衣,上面粘了斑斑的飯粒子。破了的地方用很大的針腳連綴著。也許是因常年低三下四乞人垂憐的緣故吧,他的眼神早已失去了男性該有的剛毅、銳利等神色,柔和、無助裏帶著壹點遲滯。看年齡不大好猜測,應該在七十多歲以上吧。

  他有時嘴裏喃喃著,自言自語。但沒有人去註意他。他來自哪裏,家在何處,什麼狀況,沒有人去關心,也沒有人想知道。這是壹個快節奏的時代,每個人都很忙。

  他站在門口,沖我憨憨的笑,露出了光禿禿的牙床。我們是舊相識,他也許還記得,那年我曾給過他豬肉吃。這麼說並不說明我有多善良、多慈悲,只是那日心血來潮買了壹個豬肘子,回家來摁在鍋裏煮,可是費了好大勁煮爛後,孩子卻嫌肥膩,只檢了壹點最瘦的蘸蒜泥吃,剩下大半個放在盆子裏無人問津。我想吃,可又害怕長脂肪;不吃吧,又浪費了,實在可惜。正糾結著,他這時地站在了門口,我急忙問:大爺妳吃肉嗎?他喜悅地點點頭,接過我遞過去的豬肘子,邊啃邊走了。

  此時看著他,我忽然有壹種親切感,是昨天剛編輯完文友的《我要飯的二大爺》,被那份真情感動了,還是搬到這裏後少見到以前的熟人?我找出幾角零錢給他,看他衣衫單薄,問:妳不冷嗎,大爺?他可能沒有想到我會站在門口和他說話吧,很熱酪地說:不冷,不冷。

  妳老家是哪裏的,大爺?我順便問。臨沂,蒼山的。他答。

  我壹驚,我那位文友要找的二大爺就是蒼山的。我心裏壹緊,接著問:那妳姓什麼?我姓王。他說。

  天哪,還有這麼巧合的事,我間直要驚訝了。連忙說:大爺,妳快回家吧,妳家裏人在找妳呢。

  他的眼神黯淡下來,茫然地搖搖頭,喃喃著:我沒有家,沒有家……

  我有壹點疑惑,又問:妳弟兄幾個,大爺?四個。他像個孩子似的舉起了四個指頭。那妳排行老幾?我窮追不舍。老四。他輕輕地說,又重復壹遍,老四。

  我有點失望,和他解釋:我有個朋友要找他要飯的二大爺,已經有十幾年沒回家了,和妳是壹個地方的,也姓王。他眼睛壹亮,不會是去年在北邊死了的那個老王吧?哦?我說,北邊死了壹個老王嗎?

  他肯定的說是,也是蒼山的,姓王。

  心緒悵然,給文友打電話,告訴他要找的大爺可能已不在人世。其實只是個同村本家的二大爺,並非至親。感動於他這份善良的心性,感動於壹個普通生命對另壹個普通生命的關註。

  電話那端,文友說,死了也要找到啊,好把骨灰運回老家。我懂,中國人的習俗,千年不變,講究葉落歸根、入土為安。骨灰要埋在祖墳林地,否則,靈魂不得安息,遊蕩在外,終歸是個孤魂野鬼。

  文友問,妳沒有問明白是死在哪裏的嗎?我說具體不知道。聽得出,他有些遺憾,拜托我如果再見到那個老人,壹定問清楚。

  日子在單調的忙碌中忽悠悠過去。我似乎把這件事忘記了。

  有天清晨,發現他又站在了我的門口。我幾乎是有點驚喜地叫:哎,大爺,妳上次說的那個姓王的老人是死在哪個村子?

  也許是我的表情嚇著他了吧,他遲疑了壹下,眼神有些恍惚。接著沈靜下來,用手指著北面說:北邊,西灘村。

倔強的孩子

我向來覺得倔強的人執著卻也容易壹條道走到黑明明知道結局不會好看可也許就是因為別人壹句激將因為倔於是壹頭紮了進去

在人們眼裏倔強總是和年輕如影隨形深不知老人倔起來絕對比年輕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拿瓷器打比方年輕人的倔如剛剛出窖的青花瓷圖案艷麗卻使人深疑易碎老年人的倔則如高嶺土瓷成色頗濃更顯渾厚頑固我們家有街坊串門時常會有這種畫面客人臨走時想留下禮物只是壹些零食什麼的若是奶奶不想要她就雙手懷抱在胸口死活不把手露出來碰到更頑固的客人這時就要將東西放在桌上了奶奶說時遲那時快立刻伸出壹只手阻止正中下懷東西於是就被果斷塞到奶奶伸出來的手裏為了避免更多糾纏客人當即逃難壹洋地走了留下滿臉懊悔的奶奶壹旁的我自然看在眼裏心想又有口福了不想下壹秒奶奶忽然壹拍大腿不行我得給人送回去害得我在壹旁眼巴巴地等了半天只等到她跑出門去帶起的那壹陣風由此可見倔強的人無論老少都有壹個共同點便是不想隨了別人的意即使那意是想妳好的但在倔的那壹刻他們眼裏只有自己

關於倔總是沒有好話有壹句叫妳真是壹頭倔驢哪個形容詞成了驢的前綴那想必含義多是貶多於褒

於是許多人丟了倔於是他們做事開始違背本意違背初衷於是他們成為了所謂成熟的人

殊不知熟了反而就沒了營養

在時間的沈澱裏有多少人不曾妥協守住了那份倔?

曾有人說懶人創造了世界可是我覺得創造了這個世界的都是些倔強的孩子

末法時期

在寺內慢步三圈,好象真與外面世界無關。天近黃昏,在員林裏有些分不清方向,忽聞不遠處傳來暮鼓。循著鼓聲快步走去,看見全寺和尚在大殿念經。我站在門外靜聽,末法時期,做著該做的事情,釋迦牟尼佛像也在微笑的看著他們。

壹個乞丐坐在地上,用手撐地行動自如。仔細壹看他的雙腿,竟然是盤著非常標準的雙盤。記得在峨眉山大寺院,也看見壹位年青的和尚,盤著腿坐在桌前做事。無論中國氣功,還是印度瑜珈,甚至西方魔術師,能夠雙盤的人,身上都有真功夫。看見網上小孩盤腿打坐的照片,真是跟天使壹模壹洋。邁開雙腿可以攀登世界的山峰,盤住雙腿可以攀登自己的心峰。人心是從不同的角度看,空念是從十方觀,所見大不相同。人類的希望,就在那些生命閃亮的人身上。世界新秩序,從心開始。

女兒放學回家無精打采,說喉嚨痛身體不舒服。我燒開水泡袋沖劑,讓她趁熱喝下,稍有好轉。面對堆積如山的作業,我也替她著急,試著問:“假如,作業實在寫不完,會咋辦呢?”女兒冷冷的回答:“請家長。”我連忙說:“壹定要寫完!”結果,睡覺前沒有寫完,第二天早起近壹個小時還沒有寫完,只好用最後壹招了。提前把女兒送到學校門口,分手時小聲對她說:“祝妳抄作業順利。”等女兒確定自己聽清楚這句話之後,堅定的對我說:“好!”望著黎明前的學校,我心裏想:“妳教妳的,我教我的。”

家鄉的菜百吃不厭,就連13元壹份的套餐也都做到極致。兩葷兩素,有滋有味,盛在心型的大盤,放在鑲著金邊的潔白桌面。滿店食客,各自黙黙的狼吞虎咽,好象學子如饑似渴的捧讀經典。主席排隊買包子,偶爾壹吃百姓的家常便飯,其實也真是舒服。飲食裏面歷來認為包含治國的道理,老百姓只需要壹菜壹飯填飽肚子,這很難做到嗎?能象這家經營快餐店的老板壹洋治理國家,人民就有福了。

カレンダー

10 2019/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最新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